網上下單 服務熱線:0757-81083905

新聞資訊

馬雲:消滅阿里巴巴容易 消滅假貨難
更新時間:2016-03-20  來源:互聯網

  “今天消滅阿里巴巴容易,消滅假貨難。如果把天貓關了,把淘寶關了,中國從此無假貨,那麼簡單的事我們馬上就關。問題是關了沒用。”3·15國際消費者權益保護日前夕,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馬雲現身阿里治假團隊誓師現場,對着300多名員工説道。

  2015年12月,阿里巴巴宣佈組建平台治理部,由該部門統一負責電商平台的規則、知識產權保護、打假、打擊信用炒作。由此,阿里的治假方式從過去的“橫向部門協作”轉變為“從上至下強勢治假”。

  馬雲給這支隊伍兩個“無上限”:預算無上限、進人無上限。

  “我們今天不是啓動一個打假阿里隊,而是啓動一個打假中國隊。”馬雲稱,“不是把這些賣假貨、剽竊知識產權的人從淘寶趕出去就行了,如果把他們趕到京東、微店,絕對不等於成功,必須要讓這些人在京東、微店平台也無法生存。”

  以下為馬雲在阿里治假團隊誓師現場講話全文:

  大家好。過去幾年,大家付出很多,也有不少成績,去年我們就給雙打辦提供了幾千條售假團伙的線索,協助警方抓了700多人。我們用十來個人的團隊,用大數據技術支持上萬警力辦案,查出來的案值超過30個億。非常了不起。

  從1999年公司成立開始,我沒有缺席過集團層面任何有關打假、知識產權的會議。今後也是一樣,集團所有的會議我都可以不參加,但打假的會我必須參加。打假這件事,我們不惜一切代價,不惜一切成本去做,阿里巴巴要成為未來商業的基礎設施,治理假貨、打擊知識產權侵權就是這一切基礎設施的基礎。

  我今天再重申,在打假和知識產權團隊,我們的投入不封頂;打假團隊、知識產權團隊特殊化,再增加三百個人的名額。如果還不夠,那就再增加。

  “假貨不是阿里巴巴的事,是中國的事”

  我們今天有沒有想過,我們為什麼要做打假這件事?我們要明白,我們不僅僅為阿里巴巴而打,為中國而打,還在為我們的後代而打。我們國家面臨的假貨問題,不是隻有電子商務領域有。如果一個社會充滿了很多假,比如假話、假文憑、假球、假新聞、假唱,也自然會有假貨。

  假貨最大的傷害是對整個中國社會的傷害。我們絕不能讓自己的孩子和下一代以為,你不誠信,你抄襲別人,你剽竊別人的想法,你依舊能夠發財。這是不對的。如果那些有知識產權、有專利、創新想法的人不能夠成功,而小偷、強盜能夠暴富,如果這個社會大家都在剽竊,這個社會的人都在使用假的東西,那這個社會怎麼會進步,怎麼會成功?如果你所有的想法都有人會剽竊過去,都會抄,那你問自己,你是否會堅持創新,你是否還會這麼努力?

  所以我想告訴大家,假貨不是阿里巴巴的事情,假貨今天是中國的事情,是我們下一代的事情。假貨最大的傷害,就是到了最後,不誠信的人比誠信的人得到要多,就是讓創新沒有價值,這是對一個國家一個民族最大的傷害。

  “我們不是打假阿里隊,而是打假中國隊”

  我們今天的動員大會,不是阿里打假動員大會,而是中國打假動員大會。

  這麼多年來,用傳統的手段、機制和措施打假,打而不絕,越打越多,今天是時候讓互聯網公司來試,用互聯網的辦法,大數據的技術來解決問題。

  阿里巴巴電子商務佔據整個中國百分之六七十的市場,我們必須承擔起這個責任。今天我們就是真正開始啓動整個中國專業的打假團隊,不僅要打阿里巴巴網站上出現的假貨,還要打線下的假貨,甚至打其它平台上的假貨;不僅我們這裏幾百個人要做,不僅集團所有人都要加入進來,還要聯合社會力量治假。

  別以為假貨從我們的平台下架,我們就盡到責任了。過去,我們想盡辦法把假貨趕走,但是這樣夠嗎?因為我們知道,它們在其它地方一樣可以生存,生存得更隱蔽。僅僅把假貨從阿里巴巴趕走,是對消費者的不負責任;要讓假貨沒本事跑到微信、跑到京東,才是真正負責任。我們要做到他根本沒有渠道銷售,根本無法生產,總會有人盯上他們。

  今天整個商業是一個生態系統,今天不是説北京霧霾治好,就沒有霧霾了,你要治好霧霾,要從整個格局看問題,打假同樣的道理。希望大家認真思考,要有戰略,要有使命,要有具體的戰術,要有智慧,要有勇氣,要有擔當。這麼多年來,假貨並沒有打光,越打越多,説明老辦法不靈。老鼠那麼多你是打不光的,只有把老鼠生存的環境滅掉,你才有可能徹底滅掉,所以要有戰略、要有策略;所以如果我們只是一支打假阿里隊,我們是不可能成功的;我們只有做打假中國隊,從全局來思考問題,才有可能成功。

  如果讓我選,中國還有什麼部門、哪個公司、哪個機構能夠做好這個工作,我認為除了你們,沒有另外的人。阿里成立的時候有一句話“此時此刻、非我莫屬”(If not now, when? If not me, who?)。我們希望你們真正成為中國乃至世界專業打假保護的團隊。

  “中國需要一批專業的打假專家”

  當年一個王海,就能在整個中國造成那麼大的打假風波,阿里巴巴有3.5萬名員工,每一個人如果團結起來,用我們的技術、用我們的智慧和創新能力,我相信我們可以做得更好。

  我們今天打假團隊、知識產權團隊面對的問題,相當於一個法院知識產權庭的法官在面對的問題。做一個法官,不能輕易做一個判斷;如果不夠專業,不夠投入,不站在雙方的立場上面來看問題,那是絕對不合格的。我希望這些人才應該誕生在我們這個房間裏面,今後在知識產權的論壇裏面,知識產權經典案例裏面,我們要有這樣的經典案例,阿里巴巴的經典案例。

  任何時候,問題越大,責任越大,機遇越大。我想在座不要小看今天的工作。我相信,如果阿里的打假工作、知識產權保護工作做好了,得到了全世界的承認,那麼這個團隊應該有資格去獲得諾貝爾獎,因為你們消滅了一個巨大的障礙,這個障礙過去還沒有人消滅得了,這個障礙阻礙了一個時代、一個社會、一個國家的進步。不過我沒有那麼樂觀,因為很可能我們這一輩人沒有辦法做到徹底的消滅假貨,但是如果我們不下決心去做,不認真去做,不投入去做,不在中國誕生一批打假的專家,那我們就更沒有機會了。

  “消滅阿里巴巴容易,消滅假貨難”

  今天消滅阿里巴巴容易,消滅假貨難。如果把天貓關了,把淘寶關了,中國從此無假貨,那麼簡單的事我們馬上就關。問題是關了沒用。麻子照鏡子,把鏡子摔了,麻子一樣還在臉上。互聯網就是中國社會的鏡子,淘寶就是中國製造的鏡子。

  沒有一件假貨是我們生產的,沒有一件假貨我們不想讓他們下架。廣東賣假貨的人,在香港時代廣場給我馬雲設了四天靈堂。我們有很多理由埋怨,有很多委屈。比如説,實名認證的銀行卡是花錢從銀行買出來的,線下工廠就在工商局的眼皮底下,在別的平台談妥,在淘寶上用一個補郵費鏈接完成交易,這些看起來都不是我們的責任,但是我們今天必須把這個責任承擔起來。

  因為我們既然看到了問題,而且我們看得最透徹,並且我們有全世界最好的打假大數據分析工程師,有全世界最好的知識產權專家,我們不做打假國家隊,誰做打假國家隊?

  我們不要在乎這個事情是你乾的還是我乾的,只要是假的,我們一查到底、追究到底。我們要讓一個有信用的人,有知識創新的人成功起來。我相信絕大部分的人今天賣假、造假、製假的人,並不想一輩子這樣下去,他們是由於原來的商業模式、由於原來的商業環境,選擇了這條錯誤的路。我相信只要我們能讓誠信等於財富,創新等於財富,今天我們要打擊的絕大部分人,都願意走到正道上來。

  “這是一場與人性的陰暗面的長期鬥爭”

  假貨就像病菌存在周圍的空氣裏,跟假貨的鬥爭,就是跟人性的陰暗面做鬥爭,這是一場永久性的戰爭。我們不會因為害怕病菌而拒絕空氣,也不能因此就放棄跟病菌作戰的努力。

  假貨是人性的貪婪所致,這是人類永遠無法徹底解決的一個戰爭,因為人總是希望快速發財,人總是希望不付出代價就能發財,人性本身就有這些東西在裏面。但是我們要倡導那些誠信的人發展起來,倡導那些努力的人成功。支付寶有今天,就是阿里巴巴在那時候讓誠信的人先富起來,支付寶讓信用等於財富。

  今天在座的每個人,要把那些不守信、剽竊別人、做假貨、炒作信用的人,堅決清理出去、繩之以法。我相信假貨的鬥爭,事實上是人性的鬥爭,我們每年要進步,但是未必在2016年和2017年能夠解決很多問題,但是如果我們今天不去努力,不這麼往前設定好明確的KPI(績效考核)、用最好的資源,我擔心最後還是一事無成。

責編:李丹

網站地圖 / Map